分享到微信
?
大健康 作者:林怡齡 編輯:劉聰 2020-12-21 20:10
[億歐導讀]

目前,加科思的研發管線主要布局了SHP2抑制劑和KRAS抑制劑,兩者在全球均未有藥物獲批上市,且僅有少數幾家在研。

IPO

題圖來自“收費圖庫”

12月21日,加科思藥業登陸港交所主板,保薦人為高盛和中金公司。今日首發之時,加科思開報15.98港元,較招股價14港元高出14.14%。截至今日收盤,加科思市值達110億港元。

此次IPO,加科思引入了LAVFunds、MatthewsFunds、哈德遜灣資本、Octagon Investments Master Fund LP、Superstring Capital Master Fund LP及Sage Partners Master Fund作基石投資者,將認購此次發售34.43%-40.17%的股份。

2017年,曾主持完成國家一類新藥鹽酸??颂婺嵫芯康耐跤∠閺?a href='/company/beidayaoye'>貝達藥業離職,并帶走了一批高管。這些人日后均成為了加科思的核心團隊。從成立之日起,加科思便專注于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抗腫瘤領域的小分子創新藥研究,并擁有了一個在業界名氣更大的標簽——“攻克不可成藥靶點”。

目前,加科思的研發管線主要布局了SHP2抑制劑和KRAS抑制劑,兩者在全球均未有藥物獲批上市,且僅有少數幾家在研。

或是投資者風格不同,目前,除去諾華和艾伯維之外,全球僅有的將SHP2抑制劑推進臨床的兩家企業Revolution和Relay,市值大約為28億美元(217億港元)和39億美元(310億港元)。顯然,加科思發行市值遠不及這兩家,如今,在其研發管線快速推進之時,其又能否“化腐朽為神奇”撬動二級市場?

布局“不可成藥”靶點,加科思國內領跑

2016年,加科思成立的一年后,其就以優先權形式對SHP2抑制劑開始專利布局。而正是這一動作,將后來者阻擋了在創新之外。

SHP2是一個新穎的靶點,也是很多信號通路的關鍵節點、在不同細胞都有表達,并且與多條確證的腫瘤通路有協同作用??梢哉f,抑制SHP2對抑制腫瘤生長、轉移、耐受都可能有重要作用。

招股書顯示,2019年,全球及中國可能從SHP2靶向抑制劑單藥療法中受益的患者的全年發病總人數分別為約1200萬人及約39萬人。

但由于過去近30年的時間都沒人將其做成藥物,其囊獲了“不可成藥”靶點這一頭銜,也因此鮮有人問津。時間來到2017年,諾華制藥打破了這一平靜,將第一個SHP2抑制劑推向臨床。而緊隨其后的,正是當時剛成立不久的加科思。

彼時,加科思只比諾華遲了8個月,于2017年向FDA提交了首個KRAS通路核心產品JAB-3068(SHP2抑制劑)的新藥臨床申請。

招股書中披露,加科思的兩個SHP2抑制劑項目分別在中美兩國展開五項臨床試驗。目前,加科思在中國已完成JAB-3068 I/IIa期試驗的I期劑量探索部分及于美國完成I期試驗劑量遞增小組患者招募。另外,其也正在中國臨床IIa期中評估對三類實體瘤的臨床療效。此外,加科思的另一款SHP2抑制劑JAB-3312目前也正在中國及美國推進臨床I期試驗。

在美國,JAB-3068及JAB-3312已獲得FDA用于食道癌(包括食管鱗狀細胞癌,即ESCC)治療的孤兒藥認定。

當前,SHP2抑制劑這條賽道已經出現四強競逐的局面,除了諾華選擇自主研發,賽諾菲、艾伯維和羅氏均選擇合作開發。其中,艾伯維的合作伙伴便是加科思。截止目前,在全球僅有的5款進入臨床階段的SHP2抑制劑中,加科思已經占據兩席。

微信截圖_20201221171112.png.png

圖源:加科思招股書

根據協議條款,雙方將以全球化發展和商業化加科思的SHP2抑制劑,包括JAB-3068及JAB-3312。加科思于2020年9月4日向艾伯維收取不可退還的前期費用4500萬美元,并且可收取高達8.1億美元的里程碑付款,以及數億美元的研發報銷款。

而在產品上市銷售后,艾伯維還將支付所有SHP2產品年度銷售凈額總額(不包括任何中國產品于相關地區的銷售凈額)的分級提成費,金額約為銷售額的10%-15%。

而除了用于單藥治療之外,加科思在招股書中指出,SHP2抑制劑的一大潛力在與其他藥物聯用。其已計劃在美國及中國針對多種實體瘤開展全球I/IIa期試驗,以評估SHP2抑制劑作為單藥療法或分別與PD-1抗體、MEK抑制劑和KRAS G12C抑制劑聯合使用的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加科思的臨床前研究表明,SHP2抑制劑(KRAS的上游)有望成為KRAS抑制劑克服適應性耐藥的最佳組合搭檔。而其目前的研發管線布局便涵蓋了SHP2和KRAS兩款抑制劑。這樣的組合,將有利于其提高臨床效率。

與SHP2一樣,KRAS同樣是難以成藥的靶點。截至目前,全球進展最快的是安進的AMG510,其在近日獲得FDA的突破性療法認證,并已提交了上市申請。

微信截圖_20201221171045.png.png

圖源:加科思招股書

而加科思也在KRAS通路上大手筆地布局了4款產品,其中,以KRAS G12C突變為靶點的KRAS抑制劑JAB-21000,已經表現出杰出的藥代動力學特性和良好的耐受性,并且與安進及Mirati正在臨床開發中的KRAS G12C抑制劑相比,具有更杰出的劑量特性潛力。

另外,加科思還開發了BET抑制劑JAB8263以及其他幾款靶向癌癥若干主要和關鍵癌癥信號通路的候選藥物。

微信截圖_20201221165510.png.png

加科思研發管線布局。圖源:加科思招股書

尋求戰略合作,加科思或試圖拓展新領域

當下,在研發快速推進的同時,加科思也有意與其他組織開展互補合作,尋求戰略合作伙伴。

其官網顯示,在License-in上,加科思側重選擇高度創新或差異化腫瘤及其他有高度臨床需求疾病領域的產品在中國/全球的開發。關注的領域包括腫瘤或其他有有高度臨床需求疾病領域有first-in-class潛質的項目,高度創新和前沿的技術平臺和項目(下一代細胞治療,基因編輯,溶瘤病毒,AI在藥物研發的應用等)。而在License-out上,則是加科思部分產品的轉讓和共同開發,或與加科思腫瘤免疫產品的聯合用藥。

加斯科BD副總裁竺添曾在一場活動上指出,加科思的產品定位是全球或全國前三。從2019年起,加科思開始做BD項目,因此希望通過合作和自建的方式來推進藥物的研發。她反映,加科思的BD還處于前期發展階段,主要是主動尋求合作。目前,加科思主要是通過前期聯系企業,然后約談來展示相關產品數據。到目前為止,其尚未在一個國際會議上通過展示產品數據來以此獲取合作。而據招股書,加科思當前正積極尋求及建立與領先跨國公司(MNC)的戰略和協作伙伴關系。

截至目前,由于尚未有產品產出,加科思仍沒有營業收入。招股書顯示,在過去的2018年、2019年兩個財政年度和2020年前六個月,其相應的研發開支為0.85億、1.39億和0.71億元,相應的凈虧損則分別為1.56億、4.26億和8.11億元。

此外,在后續的生產和商業化方面,加科思在招股書中表示,計劃建立符合GMP的內部生產和商業化能力。目前,其商業規模生產設施目前正在施工,估計生產設施的建設及裝修將于2023年底前竣工,預計將容納四條小分子口服固體制劑生產線。

隨著生產設施擴大,加科思還將在未來擴張其CMC團隊。而其預計在推出主導產品的前一年里,招募一支專攻靶向腫瘤治療的銷售團隊。

據悉,在此次IPO之前,加科思已經完成5輪融資,最后一輪于2020年2月進行,完成后估值達約4.55億美元。而此次IPO所得款項,加科思將把其中的約88.0%用于臨床階段臨床前藥物研究的推進和新藥物的發掘,約8.0%將用于建造符合GMP標準的內部生產設施,約4.0%將用于一般企業及營運資金用途。

本文來源于億歐,原創文章,作者:林怡齡。轉載或合作請點擊轉載說明,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上市港交所KRASSPH2抑制劑